首页> 乐活家> 高格调> COSMO有聊 | 你能逃离城市的喧嚣,却能躲开内心的浮躁吗?

COSMO有聊 | 你能逃离城市的喧嚣,却能躲开内心的浮躁吗?

时尚COSMO 乐活家丨高格调 来源:时尚COSMO
2018-05-11 10:49
聊音乐,聊电影,聊情感,聊旅行…聊的不只是段子和故事,更是一种态度。每个周五,这些“大家”在《COSMO有聊》,有话说。

“逃离北上广”,这是一个老生常谈,却又不会过时的话题。之所以用话题去定义它,而不是一种社会现象,因为有太多人没法下定决心逃离。与其说,坚守是对城市的不舍,实则是对梦想与付出的固执。就算你下定狠心逃离城市,内心就一定能得到平静吗?坚守还是逃离,随遇而安还是寻求平静,这周的《COSMO有聊》里,瓦当有话聊。

2

不知不觉离开北京六年了,在烟台已经待了六年。

烟台是个海滨城市,更妙的是海里有许多的岛,城里有许多的山。

我住在山脚下,登上山顶,可以看见海,还有海里那些岛。

我嫌这还不够。为了和大自然更近一些,最近两年我一直睡在阳台上。阳台上没有窗帘,为的是享受更多的天光。每天四点多,天光亮了,我也就醒了。寺庙里的早课也是这个时间。

山上有很多动物,它们是我的邻居,有时在山道上遇见,彼此礼貌地让路。它们是鸡鸭狗羊,一些通俗动物,人类的老朋友。半夜里,最先听到的是羊叫。羊叫完之后是狗叫,狗叫完了才是鸡叫。为什么是羊叫得最早呢,我请教一位朋友,他说羊警觉,无论什么时候都叫。等于没说。夏日蝉声有如电流,雨天多了青蛙合唱,一立秋秋虫便叫。一切各安其命,如星月运行。清晨鸡鸣同时,有喊山人长啸。声音高亢婉转悠长,渐行渐远,曲折不散。我听着长啸,便想起身寻声而去。幻想是贾宝玉劈手夺下一僧一道的褡裢,背在自己身上。

4

我的一位画家朋友住在城东的海边,每天早晨我爬山的时候,他通常在海边散步。我们在微信朋友圈照片中交换了山海,像交换了一城的信物。有一天我开车到他那里吃饭,最终是大醉弃车而回。他已经来过我诗里,相信我有一天也会出现在他画中。

我对随随便便睡在哪里,身子一歪,倒头便睡感兴趣。我从年轻时就觉着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无非就是吃饭睡觉。任何家庭都有两座离岛,一座是沙发,另一座是阳台。从沙发流放到阳台,有如置身更偏僻的外省,像加缪笔下的奥兰。有一天,我走滨海路从外地归来,海湾明亮,岛屿闪烁,我想起了北非地中海岸的奥兰。我偶尔幻想自己是一位十七世纪的总督。烟台,我更愿意称呼它二十世纪以前的英文名字:Chefoo(芝罘)。

3

瓦当

北京的朋友来了,我领他们到山顶看海。如我诗中所写:“ 极目眺望山居/删繁就简的生活/有客来,盛一碗海……”他们且羡慕,且掂量,但最终还是回到那个大城去。刚离开北京那会儿,朋友们都好奇:你怎么去了烟台?现在常听到人说:咦,你还在烟台?!起先,我也只想待一段时间,但待着待着就不想动了。偶尔会去北京,北京是另一座海,王城如海。前年我有一个机会在北京又待了三个多月,彻底放弃了重返北京的念头。我觉着用那一座城换这座海不值。我看人不如看海亲。有一天傍晚,我蹀躞于山路上,想到自己还在名利路上跌跌撞撞地走,觉到了羞耻。

在海边待久了,愈发认识它的变换不息。陆地的形状因此也不断变化,海浪每时每刻都在修改着地图。我也去过海里的那些岛,意外地发现它们与天上的北斗七星之间竟然存在某种关联。这地方神秘,自古仙雾缭绕。先秦时期出徐福那样的方士,金元时期有丘处机他们那帮道士,晚清是一帮著名的外国传教士。我喜欢这些另类的人,觉着来此地是宿因,一切听天由命。

就这样,大海不咬人,万物与我不亲,烟台小国寡民。

提示

收藏

分享

© 版权声明:本内容由“时尚COSMO”原创,未经允许,请勿擅自篡改、抄袭或转载。如有任何合作意向或疑问,请直接与“时尚COSMO”联系。

下载HiGirl APP
一起聚会玩

关注我就让你
变 时 髦!

你扫一下试试
不好看请你吃饭